重庆同志-重庆同志会所-重庆男孩-重庆公益同志门户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马上要来重庆玩,想了解下哪些gay吧呀?   180 65 22 0 腹肌
  634236166,狒狒0,喜欢白内裤,长袜,不sm重庆老中青同
  如题,最近发现自己对正装皮鞋感
  有地找个大渡口附近喜欢口的 最好固定 我24.172.60QQ..568832734重庆同志美少年会所。重庆同志万州交友群。内衣男模重庆男孩
  杨家坪有人合租吗?有人合租请加Q联系353989496
  奥特莱斯边单间配套出租,独门独户、双阳台、拎包入住、双轻
缘聚 大学城 曾家 ,交友群239987865239987865
希望在这里你能牵到他
重庆迪迪浴室:位于重庆市
重庆市南岸区亚太商谷7栋
https://www.danlan.org/new/UploadFile/201708/20170808/ea_2017883
传染病高危人群在德国不许献血,男同性恋属于这

母亲节:“出柜”的同志妈妈

2014-7-10 14:52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812| 评论: 0

摘要: 最近几周,董婉婉一直在奔忙。上月底,刚结束在西丽大学城的演讲,她又匆匆赶往武汉参加培训。就连“五一”假期也没闲着,除了接受采访,她还在笔架山公园组织了一场户外活动。这样的行程已占据董婉婉生活的重心。在 ...
广州同志会所

最近几周,董婉婉一直在奔忙。上月底,刚结束在西丽大学城的演讲,她又匆匆赶往武汉参加培训。就连“五一”假期也没闲着,除了接受采访,她还在笔架山公园组织了一场户外活动。这样的行程已占据董婉婉生活的重心。在职业身份之外,她还有另一重身份—同志妈妈,人们亲切地称呼她“董妈妈”。

在广州,也有一位“吴妈妈”。她叫吴幼坚,是国内第一位公开支持同性恋子女的母亲。4月中旬,吴幼坚将满67岁,在琶洲地铁站旁的果园里,她的同志孩子们正为她庆生。她穿着红色上衣,提着彩虹包,摇着彩虹旗,俨然“孩子王”,张罗大家游园、照相、吃饭。

两位妈妈都有一个特质:爱笑。但董婉婉说,5年前,19岁的儿子出柜时,她一度哭泣,“想到社会不接纳同志群体,担心儿子的人生道路会走得极为艰难。”像鸟妈妈一样,同志妈妈们更关心的是不能自由飞翔的孩子。

吴幼坚接受儿子出柜则极为轻松,忆及当时情形,她总面带微笑,如果有人问起她是否“挣扎过”,她更会主动纠正。她的独子郑远涛是广州第一位公开出柜的同志。她坦言,自己站出来是受了儿子感召。

再过五天就是“母亲节”了。回望近10年的公益路,让吴幼坚稍稍感到遗憾的是,她作为同志妈妈的身份被过分强调了。对同志妈妈们而言,子女是否是同志并不重要,关键是她们深爱着自己的子女,并深信爱就是接纳,就是尊重子女本来的样子。

自吴幼坚之后,越来越多的同志妈妈投身公益,支持自己的孩子,更帮助他人。

谈出柜“爱就是尊重孩子本来的样子”

无论是接受儿子的同志身份,还是站出来面对公众,吴幼坚都丝毫没有挣扎。但回忆起5年前儿子出柜的情景,董婉婉坦言很难过。想到儿子以后的人生道路会走得艰难,她哭了。

2005年,香港艺人黄耀明和何韵诗还未出柜,但担任《源流》杂志副总编辑的吴幼坚,决定面对公众“出柜”。不过,作为一个异性恋,吴幼坚“出柜”是因为儿子郑远涛是一位同性恋者。

在当下中国,虽然对同性恋、双性恋的包容度日渐提高,但其仍然不能被自由讨论。许多同志不敢将真实身份告诉父母,也有不少父母在面对子女出柜时选择不接受。

但对吴幼坚来说,无论是接受儿子的同志身份,还是站出来面对公众,丝毫没有挣扎。每次面对媒体或者听众回忆儿子出柜的情景,吴幼坚都面带微笑。有一次,一家深圳媒体报道称,“面对儿子出柜,吴幼坚感到愤怒、反抗、挣扎……”个性直率的吴幼坚当即指出,“这与事实不符,希望更审慎。”她也不喜欢别人用牺牲来形容自己,“奉献是乐事,谈不上牺牲。”

吴幼坚说,自己的态度得益于在《广州文艺》做编辑的经历。上世纪90年代,在文革中断了学业的吴幼坚和同事为了能够让杂志求新、求变,阅读了大量书籍,其中就有方刚的《同性恋在中国》和李银河的《同性恋亚文化》。这让吴幼坚对同性恋有了基本认识,“同性恋不是病,不需要去治。既然不是坏事、错事、丑事,那就没事。如果是别人,我也会坦然接受。但做梦都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”

回溯吴幼坚的人生,一切都顺理成章。早在20年前,吴幼坚就曾出版名为《这一株三色堇》的个人写真集,展示现代知识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。刘晓庆、周洁的写真集都出在她后面。吴幼坚深信,“一切草木,皆有选择各自生存状态的自由。”人,更是如此。

“到最后完全接纳儿子,我用了半年。”回忆起5年前儿子出柜的情景,董婉婉坦言感到很“悲哀”、“难过”、“吃惊”。除了香港明星张国荣,她对同志一无所知。“我觉得他和其他孩子没有任何区别,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想到他以后的人生道路会走得很难,我哭了。”

此后的半年里,董婉婉开始查阅资料,了解同性恋相关知识,也常去吴幼坚的博客。董婉婉说,这半年极为“纠结”。一方面,她了解了越来越多的同性恋知识,知道孩子是“无辜的”。但另一方面,她又对此“心怀幻想”,希望孩子能“变过来”。

直到半年后,董婉婉再一次表达了希望儿子找女朋友的想法,但儿子的态度异常坚决,“不可能”。到那一刻,董婉婉才彻底接受了事实,也真正接纳了儿子的身份。“只要他选择自己的生活,做真实的自己,就应该尊重他。爱就是接纳,尊重他本来的样子。”

但结局并不总是这么美好。正如吴幼坚不曾为郑远涛流过泪,但想起一些同志孩子,她常常难抑泪水。

小雨(化名)就是其中之一。小雨第一次向吴幼坚写信是在5年前。彼时,刚满19岁的小雨在信中展现的满是困惑和无奈。几个月后,吴幼坚得知小雨已出柜,但家里仍为他安排了婚事。这让已有同性爱人的小雨感到异常痛苦。

吴幼坚一直鼓励小雨坚强面对。2009年4月,吴幼坚最后一次与小雨通信,小雨流露出轻生的念头。吴幼坚安慰他,不要对生命失去希望。但6月12日,吴幼坚收到了一封电邮,那是一封讣告,发自小雨的邮箱,发信人是他的妈妈。

命运里总有巧合。收到讣告前,吴幼坚刚看过美国电影《天佑鲍比》。剧中的少年鲍比出柜后不被父母理解,以自杀结束生命。鲍比死后,他的母亲才意识到“神为什么不治愈我的儿子,因为他本来就没有病。”

时过近5年,说起小雨,吴幼坚仍是泪落不止。即便如此,在各种场合,她仍坚持一次次讲述小雨的故事。“这样的事情几乎一直在发生。”

在自杀之外,更多的同志选择走进异性婚姻。最近几天,吴幼坚接到了小许(化名)的求助。这位曾在12岁、22岁、28岁三次向父母出柜的同志,一直未得到父母的接纳。父母曾以死相逼,他也曾以死相逼。但去年,小许向父母妥协,选择结婚,但婚后从未有过性生活,小许感觉“生不如死”。在给小许的回信中,吴幼坚直言不讳,“关键是你缺乏独立性、坚定性,对父母一再屈从。”

董婉婉分析,很多父母不接受子女的同志身份,是因为他们不愿承担,“很多人爱的还是自己的‘面子’,也放不下传宗接代的观念。”

12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本文导航

相关阅读

相关分类

交友

手机版|重庆同志|广州同志|朋友别哭租房|020419|山东同志|太原同志|贵阳同志|厦门同志|沈阳同志|昆明同志|重庆男孩

GMT+8, 2019-8-26 00:49 , Processed in 0.057003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重庆最大同志门户重庆男孩!

© 2001-2014重庆同志.

返回顶部